首先要向画廊所在地区的传统所有者库林族乌伦杰理人表达谢意——感谢他们对这片土地及其上的灿烂文化持续千年的护佑。我们向过去的先祖和现在的长者,以及所有的原住民致以崇高的敬意。

Project8

  • EN
  • 中文

Oscilloforms

27.04.—
08.06.24

Exhibition view (from left to right): RICHARD DUNN, Stardust I (The Cosmos) 2024. Acrylic paint, gesso, graphite on canvas, 173 x 173cm; RICHARD DUNN, Stardust II (The Cosmos) 2024. Acrylic paint, gesso, graphite on canvas, 173 x 173cm; RICHARD DUNN, Stardust (The Circle) 2024. Enamel paint on sculptural wood construction, ‘0’ Gauge model train BR Class 37/4, Loch Eil Outward Bound, three Bogie Bolster wagons, mild steel bars. Created with the assistance of Mark Brown, 210cm diameter.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harles Nodrum Gallery.

在二十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现代艺术主要以两种关键轨迹之一来理解:一方面是朝向简化和抽象的渐进运动,另一方面是对引语和并置的叛逆驱动。在很大程度上,这些明显的倾向发展出了独立的形式和概念历史。然而,在二十一世纪,当代艺术更可能通过对这些曾经热烈争论的更微妙、有时矛盾的振荡来理解。

振荡形态 (Oscilloforms) ”是本次展览创造的一个新术语,用于描述二十一世纪简化、扩展、指称性和非客观艺术形式的相互关联性。这个新词表明,当代艺术不仅仅是从艺术的历史轨迹延伸出来的一种时间上的进展,更是一种连续的、封闭的、横向适应和相悖方向的复杂相互作用。与其之前的时期不同,当代艺术积极而富有趣味地模糊了曾经明确的抽象主义与表现主义之间的分界线。一些艺术家并不完全抛弃过去,而是选择强调两者的不足之处,比如作品中不可避免地融入了外部历史、社会和文化参考,尽管这些作品在表面上可能显得简化或抽象。虽然历史上抽象和引语的现代主义极端曾经是定义渐进艺术的基石,但今天更应将它们理解为振荡的、折衷的组合,融合了曾经非常不同的形式和概念艺术语言。

《Oscilloforms 振荡形态》中的艺术家们通过各种各样的物质和概念方法穿越这个多样化的景观。他们的作品展示了简化、非客观和材料扩展艺术形式如何传达出非常不同的兴趣、经验和观点。

策展人:Cūrā8

 

参展艺术家:

Su Baker

Sadie Chandler

Yuna Chun

Richard Dunn

Craig Easton

Deven Marriner

Carol Cheng Mastroianni

Rohan Schwartz

Anne Scott Wilson

Mimi Zheng

+ Karina Utomo x Lewis Gittus 24.05.2024

 

同步展览: OSCILLOFORMS HELGOLAND (SITED)

展览:Oscilloforms 振荡形态

展览预告

精彩回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